当前位置:主页 > www.0035599.com >

www.0035599.com

金吊桶网中国经济学界“天下第一所”90岁了!经济学家热议当前热

发布日期:2019-10-05 22:58   来源:未知   阅读:

  利率决议来袭!欧洲央行会抛出一个“惊天响雷”吗@三秦人民 9月起这些新规将影响你。2019年是中国经济学界的“天下第一所”——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90周年华诞。为庆祝建所90周年,5月17-1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举办,“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建所90周年国际研讨会暨经济研究高层论坛2019”在京举行,活动现场高朋满座。

  十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辜胜阻到会并发言。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到会并致辞。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谢伏瞻出席并讲话。开幕式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党组成员、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主持。

  在回顾中国经济所历史,探讨推动中国经济理论创新的同时,与会经济学家还围绕当前热点经济问题积极发表真知灼见。证券时报记者第一时间带来现场声音,以飨读者。

  辜胜阻表示,与全球其他市场相比,A股市场退市率低,退市制度不完善。大量死而不僵的上市公司大大降低了中国股市含金量。

  我国实现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必须要有金融的支持,需要从六个方面推进资本市场改革。

  一是,要坚持存量改革与增量改革并重。把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增量改革作为改革突破口和“牛鼻子”,以增量市场的制度创新打开存量改革空间。

  二是,要坚持市场化与法治化并重。靠市场化领航,靠法治化护航,通过注册制改革还权于市场,继续完善退市制度,加快市场优胜劣汰、良性循环;同时大力提高违法成本,让法律成为“长牙齿的老虎”。

  三是,要坚持透明化与规范化并重。建立健全真实透明、及时高效的信息披露机制,有效监督并规范上市公司行为,维护正常市场秩序。

  四是,强化资本市场服务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的功能。引入长期资金拓宽创新型企业的资金来源,坚持“竞争中性”原则,优化并购重组制度,提高创新资源的整合效率。

  五是,强化“正金字塔”型的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大力发展天使投资、风险投资(VC)和股权投资(PE),加强对不同阶段、不同类型的创新型企业的支持。

  六是,创新人力资本激励机制。以市场价值回报人才价值,构建创新人才的股权激励机制,优化“实业能致富,创新致大富”的创新环境,激发企业家和科学家的创新积极性与创造性。

  辜胜阻同时指出,股市改革要让资本赋能创新发展,资本市场在支持创新驱动发展方面有六大功能,对创新驱动发展起到了助力作用。

  首先是筛选、发现、培育创新型企业。第二是有效分散和降低技术创新风险。第三是优化激励创新的制度安排。第四是为创新企业提供融资渠道,促进创新资本形成。第五是通过并购重组和要素流动等机制,优化创新资源配置。第六是组合各类创新资源、提高创新效率。

  辜胜阻表示,创新驱动高质量发展要充分发挥天使投资、风险投资(VC)和股权投资(PE)的分散风险、激励创新、要素集成等作用。要拓宽股权投资的资金来源渠道,探索允许长期资金进入;鼓励优质企业发展公司风险投资(CVC);进一步加大对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等的减税措施,探索按持有时间实施渐进税率;减少对风险投资的投资限制;推动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等投资阶段前移,改变急功近利的短期行为;建立政府股权基金投向种子期、初创期企业的容错机制;拓宽风险投资退出的通道;探索鼓励优质的股权投资公司上市,解决当前募资难的难题。

  周小川在致辞时表示,观察当前全球经济,有些国家新上台的领导人完全违背经济学理论与常识。在体制和政策选择上,似乎是主要依靠商业直觉。我相信这种不尊重科学和前人积累的理论和知识的做法,终究会碰壁。但这种做法一定会消耗一个国家乃至全球的资源。这种做法终将会付出巨大无比的成本。经济学研究和教育仍然任重道远。

  周小川指出,近两年全球出现的涉及贸易、投资全球化多边主义的体制和政策争论,似乎是在提示我们,体制和政策选择及其分析、论证仍旧充满争议,处于非稳定状态,而且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它们仍将是世人瞩目的社会经济学问题。

  周小川同时也表示,经济运行环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信息、科技、要素流动、储备货币、收入分配等都对体制与政策提出了新的挑战,等待着我们去应对。

  谢伏瞻他表示,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我国经济学界要勇于回答时代问题,要敢于深刻揭示时代变迁的逻辑,并且要不断完善中国社会政治经济学理论体系。

  谢伏瞻还表示,经济学人要走出象牙塔,坚持为人民做学问,聚焦人民群众关心的热点问题,努力做对人民有贡献的学问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蔡昉以“认识中国经济的三个范式”为题作主旨发言。他表示,当前中国经济形势的讨论中,有三个范式比较流行、难以取舍,分别是:菲利普斯取舍、卡尼曼回归和索洛趋同。但是任何一个范式都不足以说明中国经济现状。他认为当前中国面临的减速不是需求侧现象,不适用周期分析的思路,而是发展阶段变化导致的潜在增长率下降。

  蔡昉指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潜在增长率下行趋势不会改变。但从2018年中国人均GDP数据来看,中国仍属于中等收入国家,与发达经济体有巨大差距

  蔡昉判断,通过系列改革措施的推进,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具体来说预计在2050年之前,中国的增长速度应该保持在世界平均水平之上。

  张夏成在作外宾致辞时表示,对中国来说,韩中两国已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合作伙伴。韩中建交27年以来,围绕两国关系的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未来应该顺应这种环境的变化,打造韩中经济合作的新模式。

  为了挖掘新的经济合作模式,要进一步加强两国智库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希望大家能够为此发挥积极的作用。我相信,包括经济研究所在内的韩中两国智库通过进一步扩大交流合作,可以为发掘新的经济合作模式发挥重大的作用。

  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高尚全在题为“经济所、经济所人与中国经济学”的圆桌论坛中表示,实现两个百年目标,要过长期紧日子,但政府是过紧日子的主体,对老百姓来说,金吊桶网,要高高兴兴地扩大消费。

  高尚全今年4月也曾对此发表国看法。他认为,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来要过紧日子,要过苦日子。过紧日子的主体是政府,而不是所有人。紧日子政府要带头,政府是主体。要限制公权扩大民权,这是发展的趋势。如果能够限制公权,才可以将纳税人的钱用好。

  过紧日子要增强纳税人的意识。过去说纳税人的钱就是国家的钱,国家的钱不花白不花,大家对于纳税人的概念不深。今后要增强纳税人的意识,这个钱是纳税人的钱,不能随便用。

  他表示,过紧日子跟老百姓的消费要对起来。鼓励老百姓消费,老百姓的钱高高兴兴的用。

  据悉,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前身为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社会调查部,于1929年改组成立独立的社会调查所,1934年与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合并,成为新的中央研究院社会科学研究所,1945年更名为中央研究院社会研究所。1950年改称中国科学院社会研究所,1953年更名为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197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后,更名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并沿用至今。

  在经济研究所90年发展历史中,一大批对中国经济建设和经济理论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学者先后在此耕耘不辍、著书立说,学术报国。其中,包括中央研究院院士1人(陶孟和),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4人(狄超白、许涤新、陶孟和、骆耕漠),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4人(张卓元、刘树成、朱玲、高培勇),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12人(于祖尧、朱绍文、吴承明、汪敬虞、赵人伟、骆耕漠、戴园晨、孙世铮、宓汝成、经君健、聂宝璋、项启源),以及千家驹、陈翰笙、顾准、严中平、李文治等学界泰斗。

Power by DedeCms